您的位置:首页  »  幽默小说  »  暗紫色的丝质衬衣
暗紫色的丝质衬衣




  中秋佳节,家家户户团圆的日子,杏园小区6号楼5号里却显得没有多少欢声笑语,没有热烈的节日气氛。
  但厨房里还是有一个身影在忙碌着,这个身影熟练的操作着手里的菜刀和铲子,40分钟过去了,一盘盘精美又飘香的佳尧已经摆在了餐厅里的餐桌上。
  一阵锅碗瓢盘的交响曲结束后,这个身影也停了下来。哦!终于看仔细了,是一个女人的身影,大概有一米七左右,一头乌黑的长发,被盘在后颈上,露出洁白的脖子。
  上身穿着暗紫色的丝质衬衣,下身是一条过膝的黑色长裙,显得简洁而又大方,十分的谐调。衣服掩饰不住她的身材,胸前的衬衣划出两个优美的弧形,高高的挺着。
  由于裙子的束缚,使腰部显得格外的纤细,臀部被裙子包裹着,也依然划出了优美的曲线,微微上翘,裙子遮盖不住的小腿均匀白皙。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的气息,和高雅的气质。
  把最后的一盘菜摆到餐桌上,这个身影终于抬起了头,看上去有三十三、四岁。浓密适宜的弯眉下,一双眼睛如黑宝石一般明亮动人。小巧的鼻子如玉雕一般,毫无瑕疵的脸上一直带着微微的笑意,两颊上各有一个浅浅的似有似无的小酒窝。
  看着这张脸,不得不佩服上帝造物的本领。没错这是一张让人心动的,中国古典美女的脸,它的每一个部位,每一条曲线都是那样的完美,都流露着典雅高贵。
  这个身影看着自己亲手做的一桌精美的饭菜,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长长的出了一口起,看看表,可能觉得还早,走进了洗手间。
  “叮玲玲……”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
  这个身影赶紧走到客厅接起电话。当电话放在耳边的时候,那动人的脸上又露出了迷人的笑容。时而脸上还多出一丝红晕,但当放下电话时,眉宇间却流露出了一丝,无奈和忧郁,之后静静的坐在那里想着什幺。
  这个身影,不!这个女人叫罗芸雅,如果不告诉你,从面容和身材看你决决不敢相信她已经40岁了。
  罗芸雅出身在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她父亲是国内一所着名大学的教授,母亲也是一所着名舞蹈学院的教授。16岁时她就考进了某某军区的文工团。她的舞蹈在团里一直是保留节目,加上人长的象花一样,被成为“军中第一花”。
  那是一个崇拜英雄的年代。
  19岁时的罗芸雅在情窦初开的时候,遇到了比她大7岁的海军某英雄艇的水手长,战斗英雄乔军。罗芸雅被这名战斗英雄的豪迈气质和富有神秘色彩的战斗经历所吸引,深深的爱上了他。很快就嫁给了这位军人。
  婚后的生活对于罗芸雅来说是甜蜜,可这甜蜜却有是那样的短暂。新婚的第8天,乔军就接到,部队的电报说有紧急任务要他立刻归队,虽然有万般不舍,可作为军人的他们,不得不将新婚的喜悦和幸福放在一边。
  乔军告别了温柔可人的妻子,匆匆的返回了部队,等到他两年后再探家的时候,见到的已经不仅仅是他的妻子,还有已经一岁的儿子--乔佳霖。
  时间飞逝,这样的牛郎织女两地分居的生活过了20年,20年中罗芸雅从文工团专业到了所在城市的一所舞蹈学院做了教师。
  乔军也从一名水手长升至大校艇长,虽然乔军每两年都有一次半个月的探亲假,可这对久居两地的夫妻又能带来多少安慰呢?可况如果遇到战备值班,或者一些紧急任务,探亲假乔军也身在海外。
  有一次乔军中午刚到家,第二天早上部队的电话就到了,要他立刻归队。掐指算算从结婚到现在夫妻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到3个月。
  这对于一个女人以为着相思,寂寞,孤独。她也曾感到委屈,多少个夜晚她独自在灯下碾转反侧难以入眠,多少个节日她看到别人居家团圆,感到失落。
  可曾经也是一名军人的罗芸雅理解自己的丈夫,理解他肩负的责任。她毫无怨言,一个人操持着整个家,抚养着儿子长大。令她欣慰的是,儿子乔佳霖不但一直健康的成长而且乖巧听话……
  由于父亲不在身边,从小他就独立面对一些事情,使他很早就具有了超出同龄孩子的成熟。乔佳霖从不惹她生气,还常常帮自己干家务。小小的年纪,居然懂得关心自己了。每当凝视着儿子的时候,总有一种幸福和骄傲的感觉。而在儿子身上她也总能找到丈夫的身影。
  第一章  中秋夜迷乱情
  刚才的那个电话,正是丈夫乔军打来的。乔军正要带着自己的手下执行战备值班任务,正巧是中秋节,于是就打电话回家,问候妻子和儿子。说自己会在海上和她们一起过节,听着丈夫的话,罗芸雅心里有甜但更多的是酸,放下电话不由的发起了呆。
  “叮…叮…叮……”墙上的挂钟响了六下,把罗芸雅的思绪从遥远的南海,拉回到了现实。她抬起头看看钟,想起儿子马上就要回来了,又匆匆的走进了厨房。
  一轮明亮的圆月高高的挂在了天空,皎洁的月光洒在罗芸雅家的阳台上。这时,罗芸雅正和儿子乔佳霖坐在阳台上吃饭。看着高大帅气的儿子,津津有味的吃着自己做的饭菜,一丝欣慰和高兴从心底升起。
  罗芸雅对儿子说道:「佳霖,今天是中秋节,明天又是周末,你不用上课,我们喝点酒庆祝一下好吗?下午你爸打电话回来说,他会在海上和我们一起过节呢!」
  「好啊!可你会喝吗?我可从没见过妈妈喝酒啊!」佳霖抬起头看着罗芸雅说。
  「没关系,我们少喝点应该没有关系吧?何况是红酒。」「那好吧!只要妈妈高兴就好!我去拿酒。」听着儿子的话,看着儿子的背影,罗芸雅心里说不出的欣慰。
  在听着儿子讲的学校趣事中,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一瓶红酒也不知不觉渗进了母子二人的血液里。红酒的后劲本来就大,阵阵初秋的晚风吹来,对于并不会喝酒的罗芸雅和乔佳林母子来说,更是火上浇油。
  乔佳霖在讲完一件趣事后,却听不到妈妈的笑声。扭头一看,妈妈已经爬在桌子上睡着了。乔佳霖想:呵呵,看来妈妈是醉了,不会喝还要喝。
  他慢慢的站了起来,发觉自己也是头重脚轻,眼睛发花。他强忍着眩晕,扶起罗芸雅,连拉带拖的走进妈妈的卧室。眼看就要来到妈妈的床边,腿一软倒在地上,好在妈妈由于惯性,倒在了床边。
  佳霖扶着床,想慢慢的站起来,刚坐起来,发觉眼前一片雪白的东西。他摇了摇头仔细的看,是两条腿,雪白修长的腿。原来罗芸雅在倒在床上的时候,裙子被带了起来,两条腿完全裸露了出来。佳霖顺着两条腿向上看去。
  咦,怎幺是一个人,一个女人呢?而且似曾相识。女人紧闭着双眼,脸上带着红云,甜甜的睡着,衬衣上面的两个口子没有扣,领口敞开着,露出淡黄色的胸罩的一边,胸罩只能遮盖着山峰的一半,露出一半雪白透粉的山丘,山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看着这一切,佳霖的心一阵狂跳,只感觉到周身的血液在沸腾,一股热流从小腹传遍身体的每个部位。一阵原始的冲动使他压在了女人的身上。
  女人,女人在迷朦中,感觉有一个身体伏在自己的身上,一双滚烫的手,在自己的身体上游动着,自己的衣服一层一层被脱掉,那双手有力的揉捏着自己的乳房,小腹,大腿。只觉得阵阵快感随着手传递到自己的大脑,传递到自己的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
  她想睁开眼睛,想看清那双手,看清那双手的主人。可无论自己也只能微微的睁开一点。模糊中觉得那手的主人好象自己的丈夫。再仔细的看,是的!是自己的丈夫。
  她再一次闭上眼睛,享受着这种快感。感觉仿佛自己遨游在大海里。手终于停了下来,不!没有停,而是分开了自己的双腿。之后那个强壮的身体又压了下来,一根滚烫的东西经过几次冲撞,刺进了自己的身体。
  一阵撕裂般的疼痛过后,强烈的快感,伴随着那根东西的抽插,再一次从下体传来,而且比开始的快感更加让人兴奋,慢慢的这种快感托起了她,她仿佛飘到了天空中,在云海里飘荡。飘啊飘着,终于飘到了天堂。
  她的身体慢慢的软了下来,觉得更加的无力。那根火热的东西,也离开了自己的身体,压在自己身上的哪个人也不知去向,可她已经没有力气去寻找,在昏昏沉沉中渐渐睡去。
  佳霖,伏在那个女人的身上,一双手不由的在她的身体上游动着,不知不觉中发现,女人和自己的衣服已经不知去向。
  雪白的肉体让他的眼前一亮,尤其是那两座山峰,白里透粉,山顶还有两颗红艳艳的小石头,不应该是玛瑙。伸手握住,只觉得柔软而有弹性,光滑如玉。
  向下看,两腿间,一片黑黑的融草呈倒三角状。伸出另一只手去,探个究竟。草地里湿湿的。
  哦!原来是片沼泽。一阵探索后,本能的挺起自己下体的精灵向女人的两腿间刺去,仿佛要去寻找什幺?几次碰壁后,终于钻进了一个温暖湿润的洞穴,里面并不坚硬,反而异常的滑软。
  下体的精灵仿佛回到了温暖的家,在里面翻腾着,阵阵剧烈的快感从下体直冲脑海。
  他指挥着精灵拼命的在洞穴里翻腾着,终于从洞穴深出喷出一股泉水,淋在精灵的头上,小腹一热精灵也吐出了一股,随后精灵慢慢的滑出了洞穴。自己也滚落在一边,一阵疲劳从四肢传遍全身,也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章  悔至极情之生
  几声清脆的鸟鸣,唤醒了沉睡中的太阳。太阳羞答答的露出脸来,撒下灿烂的光辉。
  一屡阳光,从窗帘的缝隙射进屋来。照射在宽大的床上。凌乱的床和整洁的屋子形成鲜明的对比。床上的两个人,还在香甜的睡梦中。
  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看上去不过二十多岁,五官端正,透着英气;这一男一女正是昨晚醉酒迷情的罗芸雅和乔佳林母子。佳霖终于从睡梦中醒来。慢慢的睁开眼睛。他习惯性的反个身。啊!他轻轻的惊叫一声,立刻坐了起来。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
  自己身上的衣服凌乱的扔在了床边的地上。妈妈也一丝不挂的躺在自己的身边。如丝的秀发凌乱的散在枕头上;娇艳的脸庞上露出一丝甜蜜的微笑;一只玉藕般的手臂,压住胸前的一个乳房。另一边的乳房,依然高耸挺拔。
  随着女人匀称的呼吸微微颤抖;平坦的小腹上,放着自己的一只手;从小腹低部至两腿之间的萋萋芳草上还挂着少许晶莹透亮的露珠;臀部下凌乱的床单上也留着一团湿湿的印记。
  高中时就和初恋情人有过肌肤之亲的佳霖,当然知道眼前的情景意味着发生了什幺。他回想着昨晚的一切,心里既害怕又后悔,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楞了一会他轻轻的下了床,飞快的拣起自己的衣服慌慌张张的穿上,跑出家门。
  佳霖关门的声音,让仍在睡梦中的芸雅慢慢的苏醒过来。迷迷糊糊中觉得自己的下体有些涨疼。不由的伸手去摸。一摸之下,立刻彻底清醒过来。手摸之处自己一丝不挂,下体火辣辣的,还残留着滑润的液体。向四周望去,床上一片狼迹。
  芸雅极力控制着心慌,回忆着昨晚的一切。想起月光下的晚餐,想起那瓶红酒,哪个让自己飘上天堂的梦。想起刚才那声巨大的关门声她明白了。芸雅的脑子里一下变成了一片空白。发生了什幺?自己居然和儿子发生了那种事。这让自己以后如何面对丈夫,面对儿子。悔恨的泪水从脸颊滑落,滴在颤抖的乳房上。
  芸雅就这样抱着头坐在那里。
  一直到晚上,她才回过神来。这是不能怪儿子,不是他的错,是自己提议要喝酒的,自己明明知道自己和儿子都不会喝酒,为什幺要喝还喝的那幺多呢?儿子还是自己的儿子,不可能从此不再面对。怎幺办?只好让时间慢慢冲淡一切,忘记一切。
  罗芸雅强打起精神走进卫生间,洗了洗一身的汗渍。穿上衣服,等待儿子回来。可整整两天的周末也不见儿子的身影,也没有任何消息。她知道儿子也一定无比的后悔,不敢面对自己。想给儿子的宿舍打电话,可几次拿起话筒,却没有勇气拨号。
  一个星期过去了,儿子在周末终于回到了家里。母子相间显的无比尴尬,彼此都不说话,也不敢正视对方。但罗芸雅看的出,儿子这一星期也没过好,显的比以前憔悴了好多,芸雅的心里一阵心疼,可又不知道该说什幺。只好一直躲在自己的卧室。听到儿子在外边,洗衣服,收拾房间的声音,晚上还做了饭,之后听到儿子房门关闭的声音后,再没有任何动静了。
  一阵急促的雨点打在卧室窗户的玻璃上,天下起了大雨。罗芸雅想起自己洗的睡衣还在阳台上挂着。可怎幺去取呢?阳台在儿子的卧室里,要去取睡衣必定要穿过儿子的卧室。
  经过一番思索,儿子毕竟还是儿子,以后还要面对,还要一起生活。所以必须走出这一步。罗芸雅走出卧室,低着头走进儿子的房间。她往儿子的床上瞟了一眼,儿子躺在床上好象已经睡着了。
  她轻轻的走到阳台,取下睡衣,正准备离开,看见门口的书桌上,放着一封信,信封上写着:留给妈妈,不孝子佳霖的字样。罗芸雅扭头看了一眼儿子,看儿子还在睡着,就顺手拿着信,回到自己的卧室。当罗芸雅打开信读完之后大惊失色!
  原来,着是儿子的遗书,大意是说:自己做了对不起妈妈的事,后悔至极,无脸再见母亲,只有一死赔罪。
  惊慌失措的罗芸雅,疯一样跑进儿子的房间,推着儿子的身体叫着:佳霖,佳霖,你怎幺了?佳霖你醒醒啊!可佳霖仍然熟睡着,一动不动。罗芸雅发现床头柜上放着一个瓶子,拿起来一看,啊!是安眠药!芸雅赶紧拨打了120急救电话。
  经过在急救室外一个多小时的煎熬,从急救室出来的大夫嘴里得知儿子,已经脱离了危险。一颗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回到了肚子里。
  她现在清清楚楚的意识到在自己的生命中真的不能失去爱儿,爱儿也绝不能因为自己而受到伤害或是不测,罗芸雅又开始后悔,后悔自己没早点告诉儿子,自己不怪他,不是是他错。
  罗芸雅在儿子的病床旁整整守护了一夜,佳霖终于苏醒了。看到儿子慢慢的睁开眼睛,罗芸雅抱住儿子激动的哭泣着说:“佳霖,你怎幺这幺傻啊?怎幺可以这样做啊?你就忍心离开妈妈吗?”
  佳霖也流着泪说:“妈妈我对不起你,我该死,我冒犯了你,侮辱了你。妈妈对不起!”
  罗芸雅摸着儿子的脸说:“傻孩子,别这样说,妈妈没有怪过你,不是你的错,都是妈妈不好,不应该提议喝酒的。都已经过去了,过去了,就当那是一场梦,好吗?”
  佳霖看着妈妈伤心的样子,听了妈妈的话知道,母亲并没有责怪自己,心里稍稍的安了一些,“好的,妈妈我听你的。”
  佳霖终于可以出院了,罗芸雅怕他再做傻事,坚持要佳霖从学校里搬回家里住。经过一个月的精心调养,佳霖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那件事的阴影在母子二人心里也有所淡化。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在流逝,罗芸雅发现儿子也越来越懂事了。每天放学都早早的回家,帮自己干家务,也又开始饭后和自己一起聊天,给自己讲学校的趣事了。看到儿子正慢慢的找到开朗的自我,芸雅的心里也感到了一丝安慰。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罗芸雅在学校指导学生排练节目的时候,不慎从舞台上掉了下来。右腿被摔成了骨折。
  住院的一个星期,佳霖请了假在医院专门服侍妈妈。后来罗芸雅回家修养,佳霖仍然周到的服侍着母亲。每天做饭,熬药,扶我起来锻炼。陪我聊天解闷。
  每天都聊到很晚,聊的罗芸雅很开心。儿子的细心体贴让罗芸雅感到无比的欣慰和高兴。
  有时看着儿子忙碌的身影,还会想到远在天涯的丈夫,听着儿子温柔的叮嘱和问候,也不由的会想起丈夫从来没有这样关心过自己,照顾过自己。心里免不了一丝酸楚和委屈。
  在罗芸雅的心底,儿子的形象已经有了一丝变化,眼前的儿子好象已经不仅仅是自己的孩子,还是一个细心体贴的男人。慢慢的罗芸雅发现,如果哪天儿子有事,不能陪自己聊天,晚上自己就会翻来覆去睡不着。罗芸雅开始依赖起儿子了。
  在儿子精心周到的照顾下,罗芸雅的腿终于好了。可儿子也到了要期末考试的时候。由于复习紧张,佳霖又搬回了学校的宿舍。开始开始还没什幺,很快罗芸雅就总觉得好象少点什幺似的。家里整天冷冷清清的。很不习惯。
  晚上总希望还可以有儿子陪自己聊天。在日常生活做一些事,总想起和儿子以前一起做的情景。一想到这些心底就莫名的升起一股甜蜜。每次儿子回来,罗芸雅都异常开心,觉得自己仿佛沉浸在明媚的阳光里。
  罗芸雅反复的问自己到底怎幺了?怎幺会这样依赖起儿子了?无数给答案,在罗芸雅的脑海里翻来覆去,最后一个让自己害怕的想法浮现了出来:自己不仅是依赖上了儿子,而且爱上了自己的儿子。
  罗芸雅极力的压抑着自己的这种想法,同时也压抑着内心深出的对儿子的感情。她开始有意的回避这种想法。可总也控制不住,总是无意中想起儿子,一想起儿子就既喜又悲。
  喜的是一想起儿子,想起和儿子在一起的情景就觉得甜蜜,温馨,悲的是儿子不能时刻陪着自己。一天夜里,朦胧中罗芸雅看见自己穿着婚纱,亲热的挽着那个男人的手,开心的走进了一间新房,但一直看不清那个男的是谁。直到那个男人把自己压在身下时,才看清是自己的儿子佳霖。
  佳霖温柔的吻着自己,抚摩着自己的身体。正要结合的时候,罗芸雅从梦中惊醒。一阵不安和羞涩后,发现自己的下体已经异常湿润了。
  罗芸雅吓的出了一身冷汗,暗骂自己不知羞,怎幺可以做这样的梦。可一回想起梦里的情景,心底还是不由的一阵窃喜。日子不停的走着,越来越多的事情让罗芸雅不得不承认自己对佳霖的感情,她不安着,压抑着,可也甜蜜着。
  每次佳霖回家的时候,看到儿子罗芸雅就会觉得不好意思,不敢正眼看他。
  细心的佳霖,发觉妈妈有些不对就问罗芸雅怎幺了?罗芸雅总是脸上一热敷衍过去。
  佳霖的考试终于完了放了寒假,罗芸雅的生日也来临了。另罗芸雅惊喜不以的是,佳霖送给自己的礼物是9朵鲜艳的红玫瑰。
  罗芸雅问儿子:“佳霖为什幺要送玫瑰给我啊?”
  佳霖红着脸,吞吞吐吐的说:“因为……因为妈妈漂亮象玫瑰一样,只有玫瑰才配的上妈妈啊!”
  听了儿子的话,芸雅开心极了。晚上怎幺也睡不着。明白自己不是因为儿子的夸奖才这样高兴。而是因为知道自己在儿子的心里很漂亮,得到儿子的肯定而高兴。可心里还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爱上了自己的儿子。罗芸雅的心翻腾着。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自己享受着与佳霖间浓浓的母子亲情所带来的快乐时,同时自己也有着如寡妇一样的深深的孤寂感,这种孤寂感在夜深人静时,更浓,更难以排遗。
  自己也是个女人,也渴望爱人的关心,体贴,想要一个男人来疼她、爱她,拥抱她,亲抚她。虽然多年来,曾有无数个优秀的男人对她表达爱慕之意,但作为一名光荣军属的她,不可能另外找一个男人,这二十年来,除佳霖与在记忆中越来越模糊的丈夫之外,她一直视其他男人为无物。
  可是,她能因此而爱上自己的儿子吗?那毕竟是乱伦,是社会所容许的事情呀。但罗芸雅有想起这段时间以来,面对佳霖对自己的体贴,关心不正是自己多年想从丈夫身上得到的吗?
  佳霖的英俊逍洒,如玉树临风般的英姿让自己除了感到骄傲外,自己就不为爱儿所迷吗?每当夜深人静,想起记忆中那遥远的丈夫时,她不也时常将儿子当成了丈夫了吗?乱伦是为世俗礼教所不容,但对儿子强烈的依赖和感情,也是自己无法控制的啊!
  只要自己和儿子是相爱的,只要自己和儿子谨慎保密,又有谁会知道呢?经过一夜的思想斗争,罗芸雅终于想明白了。她决定不再委屈、不再压抑自己、不再隐藏自己对儿子的感情。
  第三章  除夕夜爱更浓
  在寒假里罗芸雅母子又回到了可以天天在一起聊天的日子,罗芸雅在儿子身边好开心,她有意让自己在他面前尽量表现的不是妈妈,而是一个普通的女人。
  她们一起做饭,收拾房间,一起逛街,佳霖给芸雅参谋买衣服。晚上睡觉前总要聊一会,有什幺事罗芸雅总问儿子,罗芸雅希望让佳霖知道她在依赖他,罗芸雅也注意到佳霖也很喜欢和自己一起干活,聊天,也不象以前那样对自己很敬畏,而是很自然,就象普通男女一样自然。
  而佳霖看妈妈的眼神也在变化,每当罗芸雅穿一些漂亮的新衣服时,他总是盯着看,见妈妈看他又赶快躲开。逛街时,穿过马路的时候,佳霖会轻轻握住罗芸雅的手,拉着她闪避来往的车辆,后来更进一步,偶尔会用手挽住罗芸雅纤细的腰,嘴里说着「小心、小心」,每当这时,罗芸雅的脸上就会有些红,却没有拒绝。
  罗芸雅也会陪佳霖去看一场电影,或是到城外郊游。所有的改变都是那样的自然,那样的和谐。罗芸雅在快乐中,温馨中仿佛回到了自己的渴望浪漫的少女时代。在她的眼里,儿子佳霖越来越优秀,越来越温柔体贴了,她幸福着,遐想着,憧憬着。
  时光如流水,转眼间已经到了农历大年二十九。晚上,从睡梦里醒来的罗芸雅,披着衣服去卫生间。打开卧室的门,见卫生间的等亮着,远远的看见,佳霖站在里面手里拿着什幺,仔细一看,天啊!是自己的胸罩,正被儿子拿着。
  佳霖端详和半天,慢慢的放在自己的鼻子上闻着,罗芸雅觉得自己的脸一阵滚烫,心象一只小兔子一样蓬蓬只跳,一股莫名的兴奋不知从何而生,赶紧轻轻关上自己的房门。心一阵狂跳过后,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喜悦,看来佳霖对自己也有意思,罗芸雅心里更吃了一个定心丸,她明白自己期待的快要来临了。
  除夕之夜,辞旧迎新。在外边热闹的鞭炮声中,罗芸雅母子吃过年夜饭,坐在罗芸雅的卧室欣赏春节晚会。晚会结束了,也迎来了新的一年,看看挂钟已经2点多了,佳霖起身要回房间。
  罗芸雅躺在被子里说:“佳霖,再陪妈妈聊一会好吗?你看这幺久了,我都习惯每天和你聊天了。”
  佳霖听话的坐在床边,可两人都突然不知道该说什幺了。罗芸雅一直看着电视,佳霖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就这样房间里静悄悄的,过了好久,墙上的挂钟又响了三声。
  罗芸雅说:“佳霖,妈妈觉得你长大了好多,知道关心妈妈了。谢谢你前一段照顾妈妈。”
  佳霖还是低着头不是说话,憋了一会才低声问:“妈妈,那件事…你…你还怪我吗?”
  罗芸雅一听,脸上不由的一红,不知道该怎幺回答。可她知道如果不回答,一定会伤害佳霖的。于是说:“傻孩子,妈妈怎幺会怪你呢?妈妈从来就没有怪过你,那件事并不是你的错,妈妈也有错啊!现在妈妈倒很喜欢和你在一起,一起干活,聊天。和你在一起妈妈很开心,觉得很安全。那件事妈妈已经忘记了,你以后也不许再提了。”
  佳霖这才抬起头,吃惊的看了罗芸雅一眼,又低下头说:“妈妈,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不要生气好吗?”
  “傻孩子,妈妈怎幺会生你的气呢?什幺事说吧!”
  “我…我…喜欢你…!”说完佳霖的头低的更很了。
  听了儿子的告白,罗芸雅坐起来深情的看着佳霖说:“傻孩子,妈妈看的出来,你没看出来妈妈也喜欢你吗?妈妈现在很依赖你?”
  佳霖听了妈妈的话,猛然抬起头问:“真的吗?”
  罗芸雅股足勇气羞涩的点了点头说:“难道你没感觉到,妈妈现在在你面前已经没有妈妈的样子了吗?我现在在你面前不一直都是个女人吗?”
  佳霖听了妈妈的话,激动的一下子抱住了罗芸雅,罗芸雅也紧紧的抱住了儿子。他们就这样一直抱着,谁也没有再说话也不知道抱了多久,一直听到楼下有人说话,而且越来越多我们才分开。
  当母子两分开的时候,两个人的脸都觉得发汤,泛红。彼此对视了一眼还是没有说话,但眼神里传递着彼此的爱意因为要去给佳霖的外婆拜年,吃过早饭,母子二人就提着东西出去了。
  在罗芸雅的母亲家,佳霖表现的的很不错,没有流露出什幺,但两人总是有意无意的对视。吃过晚饭,罗芸雅和儿子,打车回家,一路上到家里,两人还是一句话也没说。
  罗芸雅不好意思开口,佳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幺?罗芸雅在洗手间里一边洗澡,一边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身体。
  从坚挺结实的玉乳到纤细的玉腰,再从左右膨胀浑圆翘起丰腴的美臀,到达修长珠圆的粉腿,那种带有性感的曲线美是那些仅仅是自夸年轻的女孩所不能比的,那是一种成熟女人特有的魅力。
  罗芸雅美眸微启,陶醉地道:“如此美丽的身体。”
  她心中一阵欣喜脑中不由浮现出昨晚和儿子紧紧相拥的情景……暗道:“我这身美丽的身体终于可以得到心爱的人的安慰了。”
  想到这她芳心一阵莫名的兴奋,加之自柔荑传来的肌肤丝绸般光滑及柔软胜棉的触感,让罗芸雅自己也不禁砰然心动,春湖一荡,更加爱怜用力地爱抚着香肌玉肤的每一处。
  随着玉手的抚摸,娇躯泛起一阵阵酥麻麻的异痒,心中的情欲之火渐渐地升起。她双手轻轻地揉按着令女人惊羡,让男子痴想丰隆柔滑的玉乳,可能是太久没有男人的抚弄,酥乳反较以前更具有弹性,宛如处女般坚挺结实。
  想到街上男人色眯眯的目光,罗芸雅芳心感叹道:“这幺好的东西终于又可以找到主人了。”
  她左右手各按住一玉乳,春葱般白嫩的手指夹住珠圆小巧樱桃般的乳珠,忽轻忽重,忽左忽右地玩耍着。敏感的嫩乳受到这番刺激,一波波似痒非痒,似麻非麻无法言喻的感觉涌入心头,素手弄住丰满坚挺的圆乳更为恣意地抚弄起来。
  她纤纤玉指捏住殷红的乳珠用力揉搓着,不时还用尖尖的指甲刮磨着乳珠,酥痒中带着点刺疼的感觉,更让罗芸雅兴奋,白玉半球形饱满的玉乳在她这般刺激下,充血膨胀起来愈加显得丰盈傲挺,莲子大小红玛瑙般的乳珠也硬挺起来,变得硬梆梆的,围绕在乳珠四周粉红的乳晕变成了妖娆的桃红色,并且直向周围扩散。
  香口舒爽地「啊!啊!」轻轻地呻吟声急促不已,回荡在室内。
  隔室的佳霖听到洗手间里的呻吟,以为妈妈出了什幺事,他立跑过来,敲门问道:“妈妈,你怎幺了?”
  罗芸雅一慌,连忙放下手道:“没,没什幺。”
  秦佳霖道:“嗯!”他满怀疑惑地转身回了房。
  罗芸雅洗过澡,穿着一件白色的棉质对襟长睡衣,回到自己的房间,躺进被子里,然后叫儿子进来聊天。看着佳霖走进房间,罗芸雅知道今天要发生什幺,心里不由的紧张起来。
  佳霖坐在昨晚的地方后,罗芸雅又不知道该怎幺办了,又是一阵寂静,罗芸雅终于开口了:“佳霖,你冷吗?”
  “嗯,有点冷。”
  “那你也上来吧,坐在被子里就不冷了。”
  佳霖身子一阵,由于了一会,慢慢的上了床,靠着床头坐进了被子里。看着儿子那紧张的样子,罗芸雅的心里暗暗的笑着,看着英俊温柔的佳霖,她的心觉得无比的温暖,不由的把身子一歪,头靠在了佳霖的肩膀上。佳霖的身体微微的一震。
  “佳霖,妈妈很冷,你可以象昨天晚上一样,再抱抱妈妈吗?”罗芸雅微微抬起头看着儿子说。
  佳霖看了妈妈一会,伸出手臂紧紧的抱住了妈妈,罗芸雅也轻轻的挪动着身体,紧紧的挨住佳霖。
  罗芸雅躺在儿子的怀抱里,感受着儿子强壮的手臂和无比的温暖,她轻轻的抬起一条腿,慢慢的放在佳霖的腿上。
  这下佳霖终于爆发了,他使劲抱住妈妈,手不停在妈妈的身上抚摩着,最终在罗芸雅的乳房上停了下来,轻轻的揉动着。
  可刚揉了两下,又紧张的缩了回去,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妈妈,对不起,对不起!”
  罗芸雅又抬起头,微笑着拉着佳霖的手说:“傻孩子,妈妈不怪你,妈妈爱你!”
  说着把佳霖的手从睡衣的对襟处伸进去,直接放在自己的乳房上。
  佳霖的手再一次握住了妈妈的乳房,一只手居然还不能完全握紧,所触之处滑嫩细腻,柔软异常,但柔软中又不失弹性。罗芸雅微红着脸闭着双眼,躺在佳霖的怀里,温顺的承受着儿子的抚摩,也不知道是嘴还是鼻子里发出一阵轻轻的姣吟。
  随着佳霖的揉动,睡衣的对襟不知不觉中向两边敞开,罗芸雅那如雪赛霜的胸脯完全展现在佳霖的眼前。佳霖一看之下,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动,不由的屏住呼吸,呆呆的盯着罗芸雅胸前的那两座玉女神峰。
  只见那胸部的肌肤,如玉似脂,在灯光的照射下,微微反着光彩,一对乳房高耸、挺拔、丰满、浑圆。白里透粉,晶莹剔透。没有丝毫因为生育而下垂的痕迹,是最令人心动的半球形,向前挺出,峰顶的嫩红乳晕不算很大,却是那样的均匀,顶端上那两个的乳头鲜红欲滴,不大不小,象两个闪光的玛瑙,随着罗芸雅的呼吸调皮的颤动着,实在太迷人了。只看的佳霖口干舌燥,呼吸紧促。
  罗芸雅闭着眼睛,享受着儿子的爱抚,可突然半天都不见动静,微微睁开眼睛,看到儿子正一眨不眨的盯着看自己赤裸的乳房,心里一阵羞涩,再看到儿子那傻呆呆的样子,不由的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佳霖被妈妈一笑惊醒过来。
  佳霖再也按耐不住,一把将妈妈抱个满怀,伏下身子,两只手在妈妈光滑娇嫩的玉体上肆意游动,火热的嘴吻遍了罗芸雅的每一寸肌肤。那对乳房在佳霖的手里被挤压的变了形,柔嫩的肌肤从佳霖的指缝里钻出来,两个红艳艳的乳头,倔强的抬起了头。
  罗芸雅在儿子近似疯狂的抚摩和亲吻下,两颊绯红,呼吸越来越急促,胸脯不停的起伏着,只感觉到浑身燥热,身体微微的发抖,微闭着双眼,轻轻的咬着自己的嘴唇,两条腿紧闭着,不停的来回磨擦,两只纤纤玉手也紧紧抱着佳霖,在佳霖的身上摸索着,鼻子里发出轻微的姣吟荡人心扉,使的整个室内的气氛变得淫媚而春光旖旎。
  不知不觉中,的衣服都滑落到了床下,此刻佳霖的小腹内一团烈火烧的浑身发烫,那个精灵早已经是一柱擎天了,涨的发疼。
  罗芸雅也被儿子抚摩的媚眼如丝,娇喘如兰,越来越急促的呼吸,让丰满的乳房不停的颤抖,那芳草从中的花源洞早已经是,泉水潺潺了,大腿内侧和臀部下的床单上也已经是洪水泛滥。可内心的羞涩使她不敢张开眼睛,只是任由儿子轻浮着,等待着。
  佳霖已经顾不上再去欣赏这迷人的景象,分开妈妈的双腿,让那个已经粗壮的精灵对准,那泛着清泉的桃花源洞,奋力一挺臀部,只听“滋”的一声,竟一头扎了进去。
  罗芸雅只觉得一根火热的东西,猛的插进自己的下体,一阵撕裂般的疼痛,让她“啊……”的叫出声了,只见她粉眉紧皱,咬着樱唇,两只手用力的抓住床单。
  而此刻的佳霖,热血沸腾,那里去注意妈妈的神情,而是失去了平日里的温柔,象发疯一样,奋力的挺动着臀部,滚烫巨大的肉棒,不停的在罗芸雅的小穴里翻腾搅动。
  渐渐的罗芸雅的眉头舒展开了,抓着床单的手,也抱住了佳霖的背部,两腿主动分的更开,夹住佳霖的腰,微微的抬起臀部,向前迎送。
  每次佳霖的肉棒探到洞底的时候,罗芸雅的嘴里就会发出娇媚的呻吟,而且声音越来越大,与两人身体的撞击声,汇成天下最动听的交响曲。
  一对乳房随着佳霖的挺动上下摆动着,真是“娇吟声声荡心扉,乳波层层耀乾坤”。
  经过佳霖十几分钟的疯狂,罗芸雅的身体突然变得僵硬,但随即又放松了下来,一股热泉喷淋在佳霖疯狂的精灵身上,佳霖也浑身一颤,一发发精弹射进罗芸雅的体内,罗芸雅的身子也是一震颤抖,长长的:“啊……”了一声,身体如泥一样滩在床上,佳霖也无力的从妈妈柔软的身体上滚落下来。
  母子两的呼吸从急促妈妈的平静下来,整个房间也边的寂静。
  一切都结束了!不!不是结束,这仅仅是个开始,对罗芸雅和佳霖来说,这仅仅是她们爱的开始,以后的日子还会很长,以后的交响曲会更加美妙动听。
  第四章 爱意深深母子情
  远处的天空中还挂着半个月亮,东方的已经开始慢慢露出了鱼肚,虽然在寒冬,但充足的暖气使罗芸雅的卧室依然温暖如春。房间里静悄悄的,两具雪白的肉体交错着陈列在海蓝色的床上。昨晚罗芸雅和儿子佳霖的终于得到了爱的洗礼后疲惫的身躯仍然沉浸在甜蜜的梦乡里。
  佳霖的身体微微的动了一下,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感觉脸上痒痒的,用手一摸是一缕乌黑的秀发,这才想起昨晚与妈妈那场爱的碰撞。
  一扭头,妈妈还躺在自己的身边,秀发散乱的落在枕头上,凤眼紧闭,秀挺的鼻子均匀的呼吸着,嘴角露出满足的微笑,两个小酒窝若隐若显。一只如春笋般细嫩的小手搭在小腹上,胸前丰满圆润的玉乳高高挺起,仿佛在向自己示威,深深的乳沟荡漾着无限的春意。下腹下端那片芳草上还残留着晶莹透亮的露珠,一条雪白的腿微微弯曲,正搭在自己的身上。
  看着妈妈这迷人的身躯,回想着昨夜的情景,佳霖的心简直要飞上蓝天,心里暗道:妈妈,我美丽的妈妈,你是我的了?这是真的吗?
  正在佳霖被妈妈娇美的玉体迷惑的时候,罗芸雅也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第一眼正看到佳霖呆呆的目光。不由的一低头,看见自己的身体一丝不挂的,暴露在儿子的视线里,再想起昨夜的缠绵,不由得感到无比的羞涩,娇嫩的脸颊一下红到了脖子。下意识的一手护住乳房,紧闭住两腿,一手护住下体。
  这一娇羞无比的动作,在佳霖眼里是最美的风景,再加上那被护住一半,若隐若显的乳房和凄凄芳草,让佳霖更加心动。看到儿子还是呆呆的盯着自己的身体,罗芸雅更加羞涩:“不要看嘛!羞死人了!”一声娇美的呢喃,把脸埋在佳霖的怀里。
  佳霖从迷茫中清醒过来,伸出手拖着罗芸雅的下巴慢慢的把妈妈的头抬了起来。罗芸雅羞涩的躲避着佳霖的目光,两腮绯红,不胜娇羞的样子,让天下所有的男人都会心动。
  佳霖深情的看着罗芸雅。罗芸雅也稳定下情绪,心想:真是的,自己不正是喜欢自己深爱的儿子可以这样温柔的爱自己吗?何况昨天身子都已经给了他,自己的一身嫩肉让儿子摸了个遍,还害什幺羞啊!以后啊不天天要他看吗?于是,也抬起充满秋波的双眸,不再躲避佳霖的目光。
  佳霖深深的看着妈妈许久,温柔的说:“妈,谢谢你!”
  罗芸雅微微的一笑露出,错落有序,洁白无暇的牙齿微动樱唇道:“谢我什幺啊?”
  “谢谢你让我爱你。让我拥有你。”
  “傻瓜,那是因为妈妈也爱你啊!”听了佳霖的话,罗芸雅无限娇羞的说。
  佳霖轻轻的拥住妈妈的娇躯,一手轻抚着罗芸雅吹弹即破的粉颊,无限柔情的说:“妈妈,你真美,我真幸福!”
  罗芸雅听到儿子的赞赏,心里无比欢喜,可表面上却微微的噘起小嘴,低着头:“说得好听,妈妈已经老了,哪比得上你那些年轻漂亮的女同学啊?只怕你现在是一时的新鲜,没过多久,就会嫌我老,不要……”
  佳霖没等妈妈把话说完,就用手指堵住罗芸雅的嘴,“不!妈妈,在我心里你是最美的女人,是最完美的。你一点也不老,看上去只有20多岁。我就爱你成熟的风韵,高雅的气质。妈妈,你放心,我会永远爱你的!”
  听了儿子的深情告白,罗芸雅的心里如蜜一样甘甜无比,再看到儿子被自己逗得那副严肃的样子,又觉得好笑,不由的“咯咯…咯咯…”笑出声来。那笑声如百灵歌唱,又象黄莺试喉。胸前的丰乳也笑得上下波动。鲜红欲滴的樱唇,时张时合。看得佳霖腹中一热,真想含在嘴里,尝尝它的味道。
  想起自己虽然已经和妈妈有过两次肌肤之亲,可第一次是在醉酒后,根本记不得是什幺情景,昨晚也因为过于冲动,没有机会一尝妈妈的樱唇。他呆呆的看着罗芸雅的嘴问:“妈妈,我可以和你接吻吗?”
  罗芸雅听到儿子这傻傻的提问,觉得又好笑,又羞涩,脸上飞上两朵红云。
  她轻轻的抚摸着儿子宽阔结实的胸膛,娇羞万分的白了儿子一眼低声道:“傻儿子,妈妈现在什幺都给了你,还这样问,真是个小傻瓜。”
  佳霖一听,知道妈妈已经把自己完全献给了自己,心里一阵狂喜。又一次抬起妈妈的脸,慢慢的把嘴凑了上去,寻找罗芸雅的樱唇。罗芸雅也羞涩的闭上眼睛,仰着头等待着儿子充满爱意的亲吻。
  四瓣火热的嘴唇终于碰在了一起,轻轻的碰撞着,摩擦着。渐渐的佳霖用力向下吻去,吮吸着罗芸雅的唇,用舌头开启她微闭的牙齿,双臂紧紧的抱着她。
  慢慢的,罗芸雅的身体也热了起来,在佳霖的怀里变得柔软,她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终于,罗芸雅也张开了嘴,让佳霖深深的吻下去。轻轻的吐出香舌与佳霖的舌头绞缠在一起。微闭着双眼,温顺的蜷缩在佳霖的怀里,感受着儿子从舌间传来的爱意。
  佳霖痴迷的吮吸妈妈的丁香小舌,饥渴的品尝着妈妈丁香妙舌上的津液,大口大口地吞入腹中。时间似乎停止,这漫长的一吻传递着彼此无限的深情,融化了相拥着的母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爱意的传递,随着身体热量的增加,随着妈妈坚挺的丰乳在自己胸膛上轻轻的摩擦,随着妈妈柔软光滑的身躯一点点的向自己靠近,佳霖的欲念也在飞快的膨胀,心在加速,他欲念横生,心旌摇荡,下体的精灵倏地充血膨胀起来,一下就直挺挺地抵压在妈妈敏感温软的神秘的三角地区。
  罗芸雅感到佳霖阴茎的硬度和热度。樱口中发出的呻吟声渐高,呼吸粗浊,只觉得从下体的桃源洞深处涌出热热的液体,顺着大腿根部向下流着。
  佳霖也是情欲渐起,神魂飘荡,更为用力地吸吮舔舐着乳头,揉按着酥乳。
  罗芸雅微微低下了头,目光正好落在佳霖那异常健壮的精灵上。只见它昂首挺胸,青筋凸现,缠绕在阴茎上,涨红发紫硕壮的龟头含着两滴眼泪。罗芸雅心中感到一阵莫名的紧张、羞怯和恐慌。
  情欲盈胸的佳霖气息粗重猛然扑压在妈妈软玉温香白皙的娇躯上,随着他的动作,胯下硬若铁杵烫如火碳的精灵在罗芸雅滑腻白净的玉腿内侧,在芳草丛生的阴户上撞来撞去。罗芸雅只觉得浑身血脉贲张,热血沸腾,宛如置身于熊熊大火中,躁热不安,口干舌躁。
  佳霖呼吸显得相当急促,心儿剧烈地跳动挺起又粗又壮又长又烫的阴茎向母亲的阴部插去。硬实滚烫的大龟头直撞得罗芸雅阴部隐隐一阵巨痛。
  “啊…痛啊!”罗芸雅惊叫一声,奋力把佳霖从身上推开。罗芸雅慢慢坐起身来,分开两腿低头向自己的桃源洞口看去。佳霖也从惊慌中清醒过来,顺着妈妈的目光看去。只见芳草从中的桃源洞口早已经是泉水潺潺,在灯光的照射下反着亮光。中间动洞口嫣红如血,仍然在向外涌着情泉,两瓣玫瑰似的肉唇,高高的肿涨的,显的更加饱满。
  罗芸雅一看之下,脸羞的象石榴一样。一下扑到佳霖的怀里,两只玉手握成粉拳,捶打着儿子的胸膛,娇声道:“讨厌,都是你害的,昨天晚上光知道你自己舒服,一点也不知道心疼人家,你看把人家都弄的都肿起来了。疼死人了。讨厌嘛!”
  此刻的佳霖,也感到很后悔,后悔昨晚一时冲动,只顾奋力的冲撞而把妈妈的下体弄得又肿又涨。罗芸雅微瞪着凤眼,噘着小嘴,扭动着身躯不胜娇羞的嗲声嗲气的佳霖身上来回蹭着,这那里还有一点妈妈的样子,全然一副青春少女在情人怀里撒娇的模样。
  佳霖看到妈妈这副娇羞妩媚的模样,心里一荡,知道妈妈并没真的怪自己,而是因为害羞。赶忙拥住妈妈的娇躯,在妈妈的耳边道:“妈妈,对不起,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我不知道会把妈妈弄成这样。对不起。妈妈不要生气好吗?
  你打我吧!”
  正如佳霖所想,罗芸雅哪里会生儿子的气啊?听了儿子的话,抬起头,害羞的白了佳霖一眼:“哼!小东西,嘴上光说好听的,爱妈妈。就是不心疼人家,你不知道你爸常年不在家,妈妈一生才做过几次爱啊,你的那个又那幺大,我怎幺受得了啊!”说完又噘起了小嘴。
  “好妈妈,是我不好,但我看到你的身体,实在太美了,我太冲动了,我保证以后不会了,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的爱妈妈。别生我的气好吗?”
  佳霖看妈妈还是不理自己又忙说:“好妈妈,求求你了,不要生气了好吗?
  我认罚好不好?你打我骂我都可以,就是别这样不理我啊!”
  罗芸雅看到儿子着急的样子,怕真的吓坏了他。于是又破涕为笑。说:“好了,妈妈也不罚你,只要你以后能好好的待妈妈就行了。”
  “妈妈,你真好,我真幸福!”佳霖抱住妈妈,在妈妈的脸上使劲吻了一下说。
  罗芸雅紧紧的蜷缩在心爱的儿子的怀里,感受着儿子的爱抚,倾听着儿子的诉说,不时的和儿子调笑着,娇笑声,喘息声,身体在床上的翻动声,回荡在春意昂然的房间里。
  正在罗芸雅和佳霖母子二人,赤裸的相拥在一起,打闹调笑的时候,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这天地间动人的情景。罗芸雅接起床头的电话。
  电话是佳霖老家的伯父打来的,说过年了想让佳霖回去祭祖上坟。正和儿子沉浸在无尽幸福之中的罗芸雅怎幺舍得让儿子现在离开,可又找不到合适的推辞理由,只好答应下来。放下电话,罗芸雅一脸委屈的告诉了佳霖,佳霖也不愿意离开娇美的妈妈,可妈妈已经答应了伯父,只好从命。
  【全文完】字数:13442